吴明被调配到故乡任小学老师

2017-02-24 20:06

  陷溺赌博

  本日我新生!却不了3000多个日昼夜夜以来始终期盼的那种高兴。我有一种预见,完善改变的前面,将是一道充斥荆棘跟崎岖的新生之路。刘欢的那首《从头再来》在我脑中、心里重复再现,我蓦然惊醒:今后的路就靠本人了。

  (持续写日记第二天)

  吴明(化名),45岁,西安人,年青时上过师范学校,他是那个年代乡村少有的“读书人”。毕业后,吴明被调配到故乡任小学老师。教育改造后,他便在乡教委任会计、出纳,当时他主持着全乡的教导经费,有着令人爱慕的工作和圆满的家庭,生活相称优胜。吴明说,假如没有旁边的“插曲”,他的生涯状态能够用幸福、美满来形容。但因一时糊涂,吴明的人生走向了另一条途径。

  2016年12月27日

  (记载与儿子第一次会晤)

  2010年3月3日

  贪污公款被判刑11年

日记摘录

  (提前出狱)

  2013年3月17日,终于盼到你和你妈来监狱看我,父子相见,恍如隔世,得悉你已经上了大学,爸既愉快又愧疚。听着发话器那头,那一声亲热的、熟习而又生疏的“爸”,我泣不成声、无穷感叹,隔着铁丝网防护的玻璃窗,爸这才看清你长大了,真的长大了!

  坐牢我并不懊悔,不阅历这次磨难,兴许我永远都是一个纨绔子弟,永远都不会生活,永远都不会“长大”。只是刑期相对人的寿命来说有点太长了。

  2013年4月